华阳风云
作 者: 通讯组 类别: 历史文化-文化宣传 添加时间: 2018-06-21 T|T

  这是一部陕南革命斗争史的历史画卷。 
  1933年,中共地下党洋县支部在华阳成立苏维埃政府,并组建华阳游击队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武装斗争。 
  1933年冬华阳国民党镇长马镇龙受汉中剿共总指挥王寿山之命,在华阳进行大规模清乡。 
  薛浪夫、孙鸿成、蒲顺林、张浪达四位青年,在寻找洋县中学地下党组织时,遇上张林强、方丽情、沈红英,得知洋县情况严峻而改往黄安地下党联系点。 
  此时,许家庙红29军正在秘密筹建第七游击大队,席中瑶、赵定泰等工作很忙。又接到苏维埃中央委员会通知,在上海举办苏维埃干部培训班,洋县有两个名额,洋县地下党席中瑶、赵定泰等研究决定派张浪达、沈红英前去上海参加学习,一年后,张浪达、沈红英从上海学习归来。 
  洋县的革命形势发生着很大变化,席中瑶、张浪达得知洋县民团要清剿华阳游击队,在洋县鼓楼前向散会的国民党联防会议人员扔了手榴弹,炸死炸伤了许多国民党的局、部长,拖延了国民党进攻清剿华阳的时间。 
  1934年洋县华阳游击队在铁冶河游击队、茅坪游击队的帮助下,一举将马镇龙、魏豪武赶出了华阳,华阳成立了苏维埃政府,洋县伪县长张退菴,派治安联防司令王匡九率洋县临时由各地民团组成的联防总队,第一次对华阳进行围剿,这个时候张浪达也到了华阳,他们巧妙地在牛岭沟粉碎了敌人第一次围剿,鼓舞了华阳人民革命斗志。 
  井冈山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江西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傥骆道是通往陕北捷径,1935年3月,红军整编红25军在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等率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敌人两道防线进入陕西境内,安康守备旅长张飞生率三个团紧追其后,徐海东在华阳游击队的帮助下打伏击,全歼了张飞生的两个团。 
  为尽快消灭华阳游击队,铲除陕南共产党,胡宗南向洋县派了国民党第51师,在汉中剿共总指挥王寿山率领下开到洋县。而陕南地下党在研究如何对付国民党的清剿行动时被特务发现,十余人只逃出三四个人,当时,陕南特委宣传部长洋县县委书记席中瑶同志因父亲病逝回家葬父,他的秘书张林强叛变告密,中共洋县地下党组织部长王克明在汉中得知情况,冒着敌人沿路重重封锁给席中瑶送信,但信未传达到席中瑶。席中瑶同志被捕,同期被捕的还有沈红英,他们被押往洋县北城角监狱看管。 
  华阳游击队的总指挥张浪达得知此事后,和孙鸿成率领游击队特别行动队前往洋县劫狱营救。陕南特委派杨子英给孙鸿成传达指示,为了保全大局,减少不必要牺牲,不能在刑场轻举妄动。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孙鸿成一行未能救出席中瑶等同志,随后孙鸿成一行扮作席中瑶亲人将尸体运回洋县安葬。 
  为了困饿死华阳游击队,国民党51师在华阳进行移民搬迁,使华阳游击队断了供给,游击队打散后,孙鸿成部跑向北面太白山大峁沟一带开展斗争。 
  张浪达率领部分游击队人员退往茅坪朝阳山洞,晚间袭击了洋县保安团黄鼎庵队取得胜利,缴获战利品。因天黑下雨道路泥泞,便找到原抗捐军队长周崇保,不料他已叛变投敌,表面上对游击队殷勤招待,把游击队十八人安置在龙凤山山庙中休息,后半夜向游击队下黑手,十余人被杀,张浪达左臂受伤同几个游击队员冲出来。后退到留坝县两河口找到红25军,编入225团,后转战陕北。 
  孙鸿成部在失去党的联系的情况下,在眉县鸭子嘴找到了鄂、豫、陕三省书记郑位三,在郑书记的鼓励下,他们转战在秦岭,高县、宁陕、佛坪、宝鸡、留坝、天水、城固、洋县等两省十二县。 
  浦顺林在华阳枪杀了秦岭守备司令吴胜田,胡宗南惶恐不安,怕秦岭游击队与延安解放军夹击西安,给“秦岭守备区”又增加了一个师的兵力。 
  他们强迫群众集中居住,切断了群众同游击队的联系,使游击队无粮、无药,弹药缺乏,又无援兵。此时铁冶河许八哥在周崇保威逼引诱下叛变,孙鸿成部在牛岭梁事先布置,将许八哥等人一网打尽,又将来接应的叛徒周崇保处决。随后,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孙鸿成部带着枪支武器到国民党秦岭守备区,假意投诚,国民党“秦岭守备区”给孙鸿成了一个团长职位,孙鸿成在国民党内部继续活动联络共产党人,开展革命斗争。 
  1949年,第二野战军21师师长张浪达奉命从傥骆道向陕南挺进,国民党“秦岭守备区”两个师顿时溃不成军。华阳解放了,孙鸿成与张浪达别离数年后紧紧拥抱在一起,红旗高高飘扬在华阳上空。【王学智】

图片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