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朱鹮的声音——读叶平《中国朱鹮》有感
作 者: 通讯组 类别: 文化宣传 添加时间: 2017-01-17 T|T

  叶平醉心于朱鹮的观察已有多年。他时常漫步在大片的稻田边,企盼着与朱鹮的一次小小的邂逅,或在林中的小道旁寻找朱鹮的蛛丝马迹,或在牛头山的梨树丛中悄悄剪辑朱鹮的倩影。有时候,朱鹮留下的可能是一个模糊的背影,或是缺席某一个雨天的早晨或傍晚,可这一切并不是那么重要。走在朱鹮散步过的小路上,有一种轻微的幸福,也有一种偷窥者的羞愧。做一个朱鹮真心的守望者,需要十足的耐心和韧性,朱鹮的每一次凝望,每一步走动,每一次飞舞,都会搅动他敏感的神经,拨动他的心脉。长此以往,便会有一篇篇与朱鸟有关的饱含深情的文章。

    当然,回到他的新作《中国朱鹮》这本书上,我们还要从更为广阔的意义上认识它。叶平搜集了大量资料,在不断的辨析中力图靠近真相,并在事件的叙述中表达自己的认识与理解,为朱鹮这个大命题作出积极的评判和应有的肯定。作品凸现了非常强烈的地域文化意识。地域从来都是一个群体寻求其核心价值展现的舞台,具有不可辨白的保守性,它构成了一个群体某种程度的稳定,并赋予这个群体一定的自信。书中,蔡伦、秦岭、巴山、盆地、汉江、溪流、林木,都化作了潜隐而又无处不在的地域元素,徘徊在时间的消磨之中和生长于斯的生灵们之间。山丘、坡地、岩石、乡邻、村舍、河流、小溪、池塘、田地、鸟、牛、人等等,如一个个排列在时间秩序中的物件,它们打捞上来的不仅仅是时间的沙漏中留下的暖意,更是那个过去的历程中必须保留下来的斑点,就如一只七星瓢虫,它身上的七个星斑,既映显了日月星辰,又保留了自身种族的神秘基因。作品是温热的,无高烧般的狂热,可它的渗入却是无处不在,在你无法言说的地方,会让你的心灵轻轻颤动。“一只年幼的朱鹮,飞了一天,终于回到盛满月光的家。她清洗完羽毛,便读起了月亮。月亮也在看着她,像母亲凝望孩子——用光之手抚摸着,心在隐隐发疼。母子连心,目光相碰的瞬间,眼睛同时湿润了。”读的过程中,你感到了那滴微凉的露水落在了你的身上了吗?

    对生态环境的忧患意识贯穿于整个作品中。在今天,朱鹮家族由最初的七只发展到一千多只,已脱离濒危的状态了。而某一天,这样的灭绝事件有可能在别的种群重演,一个有良知的人,时时都该有一种自我审判意识。在叶平的笔下,朱鹮是我们人类的伙伴,它们可以歇息在牛背上,散步于人们劳作的田地边,也可以在小溪中捕捉小鱼,检验一下水的清浊,或是在草丛中和蝴蝶一样舒展着翅膀。人、鸟及其它动物的和谐相处是大自然回馈人类的最佳状态。朱鹮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密切。

    我更愿把这部作品当作系列散文来读。其叙事性与抒情性完美糅合,拟人化的手法拓展了更大的想象空间,抒发其对朱鹮独特的感情,也表达出其对故土生灵的忧虑。也可以说,作者有一种难言的文化焦虑,并且一直没有减弱过,朱鹮是洋州大地的一张生态名片,可这张名片背后却是一个种族濒临消亡的血泪时光。作者苦其心志,还原朱鹮在发现初期的种种濒危状况,其种群的稀少与个体的脆弱都深深烙印在一个个颇显疲惫的拯救者的心中,不管人们是如何的焦虑,每一只朱鹮、每一枚蛋卵都必须对其生存的环境做出回应,要么壮大,要么消亡。作者常常与朱鹮角色互换,进行着相互的解读和慰藉,相互的探索和求证,同时也对天地万物敞开胸怀,感受日月星辰,四季轮回,恩感大地,纳接神灵,拒绝恶之欲念。“在朱鹮眼里,人类最重要的道德品质是两个,一个是善良,即同情心,再是高贵,即做人的尊严。”这既是朱鹮的心语,也是作者的人格操守。

    朱鹮生存的危机,其实是我们人类生存危机的一部分;朱鹮语境的尴尬,更是当代生态文明的尴尬,尽管人们笼罩在它头顶的虚拟荣耀可能会掩饰了它曾经的伤痕。这正是不只是赞美诗,更是启示录的《中国朱鹮》的存在价值。【肖建新 】

图片加载中……